第八六九章 曹操定计_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
米阅小说 > 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 > 第八六九章 曹操定计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八六九章 曹操定计

  王言兵进高阳,扩地二百里,逼迫袁绍的动作,很快便有了结果。五月,孔融投降,袁绍吞并青州。

  孔融也是不得不投降,以前还可以保持独立,现在袁绍发飚了,信中说的也明白,他要是不投降,尽起大军三十万来打他。这样的情况下,他跟曹操再亲密也白费,毕竟曹操现在还没有要同袁绍翻脸,而孔融自己的硬实力又干不过袁绍,只得投降。

  之后,袁绍安排孔融做了冀州别驾,就在高邑呆着,成了议事之时在下边的一份子,基本等于玩完了。

  事实就是这样,失败者要远离权力核心,孔子二十世孙也不多什么。虽然孔氏有几分实力,但到底不是之后的世袭衍圣公之家。

  曹操那边,还是打了原本的匡亭之战,将扩张的袁术打了回去,并占据豫州大部。

  这时候孙策起了心思,他知道他爹跟袁术之间的恩怨,也知道他爹几乎就是被袁术玩死的。但是他之前还不够成熟,不得不在袁术手下打工。现在袁术被曹操、刘表两个打的狼狈,而且又没太看的上他,再有北方王贼虎视中原,他也生出了急迫感,更加的不想给袁术打工。

  所以提早了一年的时间,他拿出了亲爹留给他的传国玉玺,跟袁术要了三千兵马,跨过长江攻打吴郡,开始了他的创业之旅……

  曹操因为袁绍吞并青州的原因,他自己也有了兖、豫二州,故而想要迎回亲爹。

  这一次是绝对不会发生张闿弄死曹操全家,抢夺钱财远走享福的事发生了,因为直到这时候曹操才知道,袁绍把他爹接到了高邑,是在曹操撤兵之后,袁绍专门来信说明的,那是在一九三年的冬天。

  孔融投降以后,袁绍急于扩张,顺便就打下了琅琊,将曹嵩等人都请到了高邑。袁绍现在被逼的也是发了狠,又很忌惮曹操现在的力量,打下琅琊,对于后续攻打曹操也是有利的。琅琊境内有泰山,有险阻,居高临下,占据着有利地位。

  老曹很生气,但又无可奈何,他倒是也想抓着袁氏的人,不过都被董卓弄死了,剩下的那些人对袁绍也起不到什么威胁作用。

  所以老曹也就只能生生气,并在一九四年的春天,发动了对徐州的进攻。

  哪里有那么多的理由与借口,不过是陶谦占了那么大的地方,实在是碍眼罢了。换个人到老曹的位置上,该打徐州还是要打。除非投降,跑到老曹身边挂个闲职。

  不过老曹不一样,即便挂闲职,即便不生事,过了一段时间老曹看人不顺眼,也会找个由头给砍了,将有可能的危险扼杀在萌芽里。

  相对来说,老曹的杀性十分大,又是屠城,又是杀豪族,能下的去狠手。不过纵然如此,他的名声也比王言好。就是因为老曹豪族杀的少,王言是专门逮着豪族杀。至于其余的被曹操屠戮的几十万百姓,那就没什么人在乎了。

  如果非要给老曹一个理由的话,那就是琅琊乃徐州辖治,陶谦没保护好他爹,被袁绍绑走了……

  就是刘备有些苦恼,事实上在一九三年的时候,曹操就派兵打过徐州,不过被刘备等人打退了。曹操又在猛干袁术,就没怎么搭理。现在把袁术打跑了,正是集中力量,曹操亲领十五万大军来攻徐州。

  “哎……”

  彭城(徐州市)城中,刘备无奈的叹着气,叹着曹操的强大。

  下边坐着喝酒的张飞不高兴的将酒樽重重的砸在桌子上,喝道:“不过曹贼而已,兄长何必唉声叹气,自毁士气。今曹贼三路进兵,取东海、下邳。兄长居中,我与二哥兵分两路,十五万大军又如何?定杀的曹贼人仰马翻,取曹贼狗头。”

  麋竺有些心累,不是说在王言那里进修过嘛,据他了解,王言手下大将那是一个比一个有脑子,战斗力也是一点不差,怎么张飞就没学到一二呢。看看关羽,捋着胡子眯着眼,根本不着急说话,这多好啊。

  他摆手道:“三将军,徐州地势一马平川,无有险阻,我等麾下只五万兵马,曹贼之兵三倍于我,若分兵击之,曹贼用兵有方,素有谋略,必与其可乘之机。为今之计,便是拒城而守,寻良机破敌。”

  “五万大军聚集一处,曹贼必轻取徐州,而后困我等于孤城,彼时若何?”张飞不服,如此反驳。

  这话说的,麋竺倒是点了点头,莽是莽了点儿,还是有脑子的。

  “三将军不必心急,百姓皆已南迁,曹操空占土地又有何用?其分兵进攻,必有间隙,定然有良机以破。”

  边上的简雍对着刘备拱了拱手,说道,“主公,当务之急在于寻袁术联合,共抗曹操,唇齿相依,唇亡齿寒。宜当书信于袁术,使其北攻豫州。我等誓死抵抗,曹操久攻不下,其必退矣。”

  简雍,字宪和,涿郡人。早年间便与刘备相交,是刘备的老班底。刘备避难辽东之时,简雍也回了涿郡。后来诸侯讨董,刘备决定去徐州落脚之时,也去信简雍,要其过来一起成大事。当时幽州已经为王言掌控,简雍还算幸运,没被弄死。

  这人是挺自我,不注重仪表,跟刘备也没大没小,一点儿不惯毛病,诸葛亮刚出山的时候,大家议事,他都躺着跟人说话。后来诸葛亮确实牛,他服了,这才给了诸葛亮几分薄面。不过这人虽然自我,有几分狂放不羁的意思,却是没有戕害百姓之事,他们家才是个小地主,所以没收了多余的土地也就完事儿了。

  刘备是直接写信给王言的,他知道王言治下好进不好出,所以写信给王言,请求放简雍南下。

  王言还是很给面子的,并没有阻拦,也没必要。莫说简雍,就是诸葛亮在这,他也不差这一个人。他缺的是海量的基层官吏与教师,诸葛亮再牛逼,就是累死也没办法抵过那么大的人员缺口……

  “也只得如此啊……”刘备听的点了点头。

  他们说的都对,兵力本就不如,再分兵那就是找死。但是集中兵力又会被曹操得了徐州其他地区,最后包围他们,到时候也是失败。

  曹操不是庸人,真正称得上是南征北战,正面冲突肯定是打不过。只能寻找外力,在别的地方想办法,周边一看,就剩袁术了。

  而且袁术必然要打的,他跟曹操都打出狗脑子了。刘表远交袁绍,不断的在西边打袁术,曹操在北还是打袁术。这一次曹操为什么没有大军尽出?一部分留在兖州,一部分留在豫州,兖州是为了守家,豫州那就是为了防备袁术呢。

  现在曹操去打了之前摇摆不定的徐州,还出动了十五万大军。如此良机,袁术怎么会坐视。只不过是目前袁术得到的消息可能不准确,正在观望。

  也是有着这样的认识,都不用派个手下过去游说,袁术绝对比谁都积极。刘备亲自写了一封信,详细的写明了情况,写明了战事意图,差人快马加鞭给袁术送信。

  现在的刘备,几乎是事实上的徐州牧,陶谦的身体愈发不行,再加上有麋竺等本地豪族支持,没有人反对,甚至都很欢迎。经营也有三年,远不是同时期刘备过来救火可比。

  但是送信终究要时间,刘备等人还是要面对曹操狂风暴雨般的打击。

  刘备散了关羽、张飞二人,让他这俩好兄弟各领一万五千人马,驻于留县(徐州沛县东南)、萧县,与彭城互为犄角。斥候放出去许多,刺探消息,刘备应对拆招,勉力抵挡。

  也是现在的地形不好,没有关键的关隘拒敌,只能通过不断的军事调度,尽量的找到敌人调兵的漏洞,打一个时间差,在局部战场赢得胜利,如此一点点的取得优势。

  刘备当然有军事才能,如果什么都不是,也不可能三分天下有其一。而且他还在王言手下进修过,那是真的进修,毕竟他是将军府从事么,接触核心机密的岗位。

  督军府有专门的武学,开设了不少的学习班,专门教人怎么打仗。到了副百将的位置,就可以参与培训,最高可以达到封号校尉。比起各部军队自己开设的课程,督军府这边显然更加的专业,王大将军亲自上阵授课。

  故而刘备也跟着学了不少,更有许多进益。

  但相应的,曹操真不是白给的,更何况老曹兵力是刘备的三倍。

  所以在交战之时,被夜袭了两次,又被关羽、张飞这俩猛将凭借着个人勇武带动麾下军士勇猛,以少打多对他们造成的伤害,再就是关羽、张飞在草原上跟廖化那里深度学习而来的游击战术,各自带着千余的精锐骑兵,对着曹操派出去的各部进行袭扰造成的伤害。

  再老曹有了防备之后,刘备夜袭受挫,以少打多吃了败仗,基本上是被老曹压着打。只有关羽、张飞两人在外面带着骑兵继续打游击,不断的针对小股部队,以及破坏曹操的后勤,这才算是勉强维持住了局势。

  也是如此,曹操不敢全力攻城,他也打不下来。分兵分的多了,刘备他们就出城来打,分的少了,不够关羽、张飞兄弟俩杀的。就尬在了这里。

  刘备这里当然不是徐州的所有兵马,只是大部分兵马在他手里,还是有两万多兵力囤在下邳的,百姓、豪族都在那边,保护他们安全的,这是一个十分正确的安排。

  虽然两万人不多,但是曹操想要派两万人过来就能攻破下邳,没有人献城投降的情况下,那基本是不可能做到的。如果他派的人多了,那刘备可就出城了,甚至还可能反攻豫州,进逼兖州,来个极限换家。

  所以两方就僵持了下来,从三月一直打到了四月。而这个时候,被曹操打跑了的袁术不负众望,兴兵十万攻汝南。

  更糟糕的是,在曹操准备撤兵之时,一件让老曹目眦欲裂的消息传来,那便是张邈等人迎袁绍入主兖州。

  发展的脚步并未停止,各种利益揉杂,使得很多事都是必然。比如曹操打徐州是扩张的必然,比如原本的吕布偷袭,谋夺兖州是扩张的必然。那么张邈等兖州豪族、官吏代表,迎袁绍入兖州,同样是袁绍发展的必然。

  主要原因就在于兖州豪族对老曹不满,老曹的手腕太厉害,兖州豪族有些玩不过老曹,这不是他们想要的快乐。这个时候,袁绍因为被王言逼着南下,曹操带兵攻打徐州,后防空虚,那么凭借着袁氏故旧遍天下的便利,遣使过去游说一番,郎有情妾有意就对上了眼,袁绍夺兖州也就成了理所应当。

  夜晚,在徐州无功而返,回师途中的曹操感觉不太好。

  军帐内,曹操一字一句的看完了袁绍让人送来的亲笔信,笑呵呵的又写了一封信,扣好了密押,装入了锦囊之中,一步步的走到了有些哆嗦的信使面前,拍了拍信使的肩膀。

  说道:“劳烦将吾之信,交与本初之手。”

  那信使应声点头,说话都是颤抖的。没办法不抖,这就是个送死的活,暴怒的曹操怎么收拾他都不为过。

  将锦囊放进信使的胸襟之内,邦邦两下不轻不重的拍了拍信使的胸脯:“去罢,今日饱食领赏,明日启程回见本初。”

  看着那信使快步离去,曹操回身坐到上首位置,猛喝了一樽酒,重重的将酒樽砸在桌子上,痛苦的揉着脑袋。

  “吾方才去信,乃使家父来吾左右。今袁绍夺兖州,吾等只得屈身豫州之地,更有袁术死命攻我。且袁绍既已展露吞我之心,必然不使我等安于豫州,诸公以为,我当如何啊……”

  老曹的话语之中满是疲惫,他也确实疲惫,之前还哥俩好呢,回头就绑了爹,现在更是夺了地,袁绍不当人子,欺人太甚。老曹头痛难当,心中实在疲敝,一下子都没心气了。

  说完了话,他又是埋头喝起了闷酒。

  “主公,为今之计,宜当速破袁术,稳固根基,联结刘备,再图袁绍。”

  说话之人乃是曹仁,老曹本家兄弟,早年便纠集人马游于淮河、泗水之间,后来投奔曹操,是最初的班底,也是老曹信赖的好伙伴。

  当然他说的话基本等于屁话,只有联结刘备是有水平的。毕竟他们现在急行军往回撤退,可不就是要干袁术么,这还用说。

  老曹问的是以后的事儿,是长远规划,下一步的大战略。所以‘连结刘备’这个说法,是正确的。刘备在徐州,与兖州、青州接壤。多了不用,北上打一打琅琊,不打曹操,那就起了重大作用。

  瞥了一眼曹仁,曹操嗯了一声,算是回应,继续喝酒。

  曹仁悻悻的笑了笑,也知道自己说了废话,坐回去喝酒,他是看老曹状态不好,多少想着活跃活跃。但显然,老曹的状态实在差极了,活跃不起来。这行军打仗,又没有少妇……

  另一边的文臣之中,大家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,还是荀彧拱了拱手。荀彧是老资格,本身的战略意识足够,业务能力强,还给曹操拉了不少的人才入伙,已经投奔了王大将军的郭嘉就是这小子推荐的。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方针,正是出自他手。

  他说道:“主公,子孝所言有理,联结刘备乃必行之举。尝闻陶谦病重,难过今岁,常有让徐州之心。刘备有大志,乃当世英雄也,尽收徐州民心,其必明联结我等之要。

  然纵有刘备,袁绍势大,亦不足挡。况有淮南袁术、荆州刘表,我失兖州,无能全力攻打袁绍。若教袁绍经营兖州日久,我等必败无疑。

  方今之时,唯有一策,可解危局。”

  曹操看向荀彧,扬了扬头:“文若莫有顾虑,只管明言。”

  荀彧又是拱了拱手:“方今我等危若累卵,存亡只在旦夕,唯有北结幽州王言,使其……”

  不待荀彧继续说下去,老曹眼中精芒一闪,随即连连摇头,打断了荀彧的话:“文若勿要再说,食汉之禄,为汉之臣。王言,反贼也。吾焉能为一己之利,与反贼同盟乎?”

  说罢,又是摇着头,继续喝闷酒。

  看着老曹不揉脑袋了,荀彧心里有数,继续说道:“主公所言差矣,彧知公乃汉室忠臣,然今公之存亡未定,将为袁贼所破,大事不成,如何为大汉尽忠?公当留待有用之身,复兖州基业,来时戮杀王贼,为汉尽忠。今与王贼联结,不过权宜保全之计耳。

  袁氏四世三公,其食禄更甚于公,然其拒冀州,邻幽州,不思戮贼报国,反夺兖州,与公之汉臣刀剑相交,更兼公与其素来交厚,安能为此不忠不义之事?故而袁绍当为汉贼,必要诛之。公以反贼制汉贼,合天顺道,有何罪耶?”

  荀彧的话不过是开个头,这里的人谁不知道老曹是个什么操行。要真不同意,应该是拍桌子,说的好大声。哪里是现在这样,脑袋不疼了,喝酒都有滋味了,一口一口的……

  所以随着荀彧的话落下,下边的荀攸、程昱、曹仁、曹洪等文臣武将的意见高度统一,都在劝说着曹操,列举着各种好处,开脱着与反贼结盟的罪过。

  曹操一脸的为难,过了那么一会儿,他喝了一口酒:“诸公皆欲联结王贼,乃为吾思虑,既如此,便如诸公所言,联结王贼!”

  “主公英明!”

  老曹笑呵呵的:“诸公皆言联结王贼,然其在北,且用兵谨慎,从未冒进。使其兵伐袁绍,必要重利,然其治政有方,物产颇丰,当以何利诱其出兵?诸公试言之。”

  定了调子,气氛一下就活跃了,都在说着到底该给什么东西,才能让王言打袁绍……

  日常感谢投月票的好哥哥们支持、

  感谢投推荐的众位哥哥们支持、

  感谢默默看书的大哥们支持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my11.cc。米阅小说手机版:https://m.my11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